您现在正在浏览: 首页 » 盟史文献 » 先贤足音 » 正文

童第周:动静之间显风范

发布时间: 2015-10-19 15:57:37   作者:李朝林

1938年1月,国立山东大学教授童第周随学校辗转多地,抵达四川万县。1946年6月,童第周离开重庆国立复旦大学,赶赴在青岛复校的山东大学。在避居西南的艰难岁月里,童第周乱中取静,孜孜求索,留下了老一代知识分子奔走不息的背影。

 

颠沛流离路艰难

 

    1937年10月,在接到学校内迁安庆的通知时,童第周在浙江童村老家。此前不久,其三子童时中在老家出生,山东大学在纷飞的战火中被迫停课。

起程时,童第周本来带着家人,但在杭州受阻于战火,不得不只身前往安庆。到达安庆时,日军已突破安徽省界,来不及喘气的童第周又随学校退往武汉。虽然总算回到了学校,但是学校却面临解散的危机:校长林济青以无钱办学为由,准备解散学校。经童第周与师生努力争取,学校暂时保住了,但在战火中又被迫由武汉迁往沙市,于次年初在万县才停下脚步。

山东大学西迁时,图书、仪器、案卷等分三卷运出,第一批257箱和第三批16箱分别经西安和汉口转运至万县,其余全部丢失或被日军焚毁。当时,万县是抗战西迁的重要中转站,人流量大,房屋及各类物资十分缺乏,山东大学只能在天生城的山上落脚。2月14日,林济青抵达万县,主持复课。学校分文、理、工三院,有学生200余人,以临时搭建的蓆棚为教室。然而,学校银行账户上的存款已用之殆尽其他一切经费来源已经断绝仅靠教育部一点的临时补贴已是水车薪。不久,在蒋介石召开的大学校长会上,林济青提出解散学校并获批准。3月,教育部根据行政院2月28日训令,决定“国立山东大学暂时停办”。学校解散后,学生大多转入在重庆沙坪坝的国立中央大学,图书、仪器、机械等校产暂交国立中央图书馆、国立中央大学和国立中央工业职业学校保管和使用,山东大学校产保管委员会设校产保管处,先后在万县、重庆及江津白沙等地办公。

离开万县后,童第周于5月被分配到国立编译馆任翻译工作,其好友曾呈奎则从重庆到广州岭南大学任教。国立编译馆是政府设立的国家级图书编译机构,直属教育部,掌理关于学术文化书籍及教科图书的编译与教科书教学设备的审查事宜。1938年初,编译馆内迁重庆,化学家陈可忠任馆长。

童第周在编译馆申请了文化基金,每月有200元的科研经费。同月,妻子叶毓芬也带着长女和长子也来重庆与他团聚。9月,重庆中央大学校长罗家伦聘童第周去生物系任教,把聘书发到生物系所在的理学院,但理学院却把聘书扣下,把他调整到位于成都华西坝的医学院。由于老师蔡翘在那里,童第周就同意去了成都。1941年底,童第周又离开中央大学医学院,到在宜宾李庄办学的同济大学任生物系教授。1944年初,经友人介绍,童第周离开同济大学,到位于北碚夏坝的复旦大学,任心理生理研究所研究员,后兼生物系教授。童第周在这里任教两年半,复旦成为其辗转大后方停留时间最长的学校。

大学是大师的最佳栖息地,大师是大学的最终守望者。山东大学在万县被迫解散时,童第周是最后离校的教授之一。山东大学在青岛复校时,童第周是最早到校的教授之一。其后,他在山东大学工作至1956年8月,曾任山东大学第一副校长。

 

治学严谨声名远

 

1939年,在岭南大学任教的曾呈奎受生物系主任陈心陶委托,致函童第周,邀请他到香港担任岭南大学生物系教授。虽然童第周在中央大学医学院的工作并不如意,但他仍以“我哪里都可以找到合适的材料进行工作”为由,拒绝了邀请。

在大后方的几年时间里,童第周虽然饱受颠沛流离之苦,但他从未停止科学研究。他就地取材,常常带着家人和学生到学校附件寻找青蛙等实验材料,借助借钱买的双筒显微镜以及一些简陋的设备,完成了“金鱼卵子经离心作用后之发长”(1940年前后)、“硬骨鱼类纵向分割卵胚膜及断片发育能力之实验”(1945年)等一系列实验研究,与合作者揭示了胚胎发育的极性现象在经典胚胎学基础理论研究上取得很大突破,在国内国际广受瞩目。

抗战期间,在一次科研成果展示会上,展览了由童第周嫁接、能在水中漫游的双头金鱼和多尾金鱼,引起了不小的轰动。1943年6月,在重庆工作的英国文化委员会驻华代表、著名学者李约瑟参观了同济大学。在李庄,李约瑟拜会了在比利时认识的朋友童第周,并用法语进行了极为难得的长谈,对他的工作环境大为惊讶,对他的工作热情十分钦佩。其后不久,李约瑟到美国斯格里普斯海洋研究所访问,在关于访问中国的报告中,他特别提到童第周和汤佩松二位教授的研究工作并未因为战争而停顿,说“因为重庆没有冰厂,他们在研究中,为了降温的需要,派人到山上去取冰”。

复旦心理生理研究所成立于抗战末期,是学校新增设的一个研究所,注重实验发生学的研究。所长郭任远是童第周的老师,但独断专横,而所里真正做研究的只有童第周夫妻和学生张致一等几个人。虽然如此,童第周还是和师生一道,依靠严谨的作风,做好科研和教学工作。

    据学生和助手周才武回忆,童第周生活严谨,早来晚走,工作井井有条。他不管工作多忙,星期天上午总要到实验室检查实验工作,仅有的交际活动是下午常和夫人一起去看望朋友。在复旦大学生物系,童第周对自己的学生和助手要求十分严格。当时,周在复旦生物系做助教,教材和材料都要自己设法,教授是完全不管的。那时设备简陋,经费缺乏,白天制作切片,晚上带工人去稻田捉青蛙,准备做解剖实验。一次,给童第周带细胞学实验,实在来不及做像样的示教切片,就向童第周借现成的切片。童第周虽然借了,但严厉的批评了周才武。

童第周是我国卓越的生物学家,中国实验胚胎学的主要创始人,生物科学研究的杰出领导者。离开重庆后,他当选过北平中央研究院院士;新中国成立后,担任过中国科学院副院长、学部委员、动物研究所所长;拨乱反正初,因“童鱼”的成果在全国科学大会上荣获科研成果一等奖在他的引导和影响下,他的很多学生也成为诸多领域的著名学者和学科带头人。

 

追求进步气浩然

 

1952年9月13日,童第周在山东大学校刊《新山大》发表文章《加入民盟的感想》,讲述自己的加入民盟,是为了“养成有组织有纪律的良好习惯”,“在组织教育下得到更多的考验和锻炼”。加入民盟,是童第周追求进步道路上的又一次思想升华。

“九一八”事件爆发后,在比利时留学的童第周,组织中国学生总会,带领留学生去日本驻比大使馆游行示威。1934 年, 为报效祖国,童第周毅然选择回国。回国后,他继续支持学生的爱国救亡活动。1936年,山东大学抗日救国会的成员因从事抗日救亡活动被校方开除,临行时,他们到童第周家里辞行,互相留了地址以便今后联系。其中的几个地下党员,后来在组织的安排下,在重庆以开书店为掩护,继续从事革命斗争,也曾到过童第周在重庆的家里。

在夏坝,童第周住在复旦新村教授宿舍里。这是一排排平房,同住的还有洪深、靳以、周谷城等进步教授。当时的复旦大学,被誉为“民主堡垒”,由于坚持“思想自由”的办学方针,政治思想多元,师生派系斗争激烈。童第周坚持真理,不畏强权,在夏坝留下了勇斗三青团的故事。

有一次,洪深去嘉陵江边散步时,解救了一个不愿参加三青团而被三青团分子罚跪的学生。晚饭时,一伙三青团成员赶来想“教训”洪深,因为吃饭的人多未敢动手,但扬言要等他晚饭后再揍。童第周得知消息后,立即联络了几个青年教授,到洪深家里守夜,保护他的安全。次日凌晨,童第周又联合一些教授,联名起草了罢教通知,抗议三青团学生对进步教授的迫害。通知是童第周起草的,由外文系主任全增祜教授带头签名后,又到每个教授家里去争取签名,并将通知张贴在校园。校长章益得知消息后,从重庆城区赶回学校,找了学校三青团负责人林一民,并召集大家开会。会上,童第周说,三民主义是民亡主义、民奴主义、民穷主义,五权宪法是蒋政权、孔财权、何军权、陈党权、朱教权。林一民听后,嘘嘘不已,但也不敢拿他怎样。经过激烈的辩论,章益当场宣布给那几个三青团学生记两次大过、两次小过的处分,如果再闹就开除。会后,章益还亲自出面向洪深教授道歉。

1947年6月,山东大学掀起“反内战、反迫害、反饥饿”示威游行和签名运动童第周第一个在抗议书上签名,坚决站在学生一边,并发动教师罢教,迫使当局释放被捕学生。为此,特务把童第周列入了黑名单,得知这个消息时童第周只是淡淡一笑。

1952年8月30日,在华岗的动员下,经吴富恒等介绍,童第周加入民盟。其后,他被推选为民盟青岛市委主任委员,当选民盟中央常委。1950 年代,童第周向党组织递交了入党申请书。1978年12月77岁高龄的童第周加入了中国共产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