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正在浏览: 首页 » 盟史文献 » 先贤足音 » 正文

陶行知北碚二三事

发布时间: 2015-11-24 11:02:20   作者:重庆政协网

 1939年春,陶行知先生从国外宣传抗日救国后回国,到重庆后随即应卢作孚先生、卢子英先生俩兄弟之邀到北碚办学。嘉陵江三峡乡村建设实验区(简称北碚试验区)区长卢子英对陶行知先生十分推崇,他在回忆录中尊称陶行知先生是他的“恩师”。陶行知先生在北碚时,对北碚实验区的工作给予了很大帮助,对北碚地区事业发展作出了巨大贡献。

“小先生”

    普及大众教育是陶行知先生用毕生大部分精力奋斗的目标。为了“使没有机会受到教育的人可以得到他们所需要的教育”,他认为应该“让所有男女老幼都成为普及教育的对象”。为了加速普及教育,陶行知先生对旧中国普及教育中的问题进行了深入调查研究,在《攻破普及教育之难关》一文中,分析了阻碍普及教育的二十七道难关,提出了攻破这些难关的办法,其中,师资是普及教育的关键因素。为了解决师资匮乏难题,他创造了“小先生”制,认为“普及教育最有效的办法就是用‘小先生’制,发动全国的小学生和识字成人来开展普及大众教育”,提倡“会的教人,不会的跟人学”的“即知即传人”。当时,用“小先生”制普及教育的方法已被推广到全国二十多个省市,并在东南亚一带推行,对扫除文盲,普及教育起到了一定作用,在国内外有较大影响。
  1936年,北碚试验区采用了陶行知先生的“小先生制”来扫除文盲。区署给小先生教学提出的口号是:“我们的工作——即知即传;我们的训练——用脑用手;我们的精神——愈难愈前。”1939年,陶行知先生来到北碚时,北碚的小先生已经发展到一千多人,传习学友已近三千人了。陶行知先生作的《锄头歌》在北碚广为流传。
  陶行知先生到北碚时,卢子英先生举行了有北碚试验区五百多名公教人员参加的盛大的欢迎会。欢迎会上,陶行知先生在讲话时充满激情道:“我还听见了《锄头歌》的歌声,了解了一千多个小先生的传习活动,我又似乎回到了上海工学团”。
  陶行知先生的“小先生制”,不但在育才学校实行,而且也要求育才学校的学生“既是小学生,也当小先生”。陶行知先生教育学生从小不脱离人民,要热爱人民。学生经常到农民家中去教老爷爷、老婆婆、大哥、大嫂、小弟弟、小妹妹识字,帮助他们打扫卫生。学校附近的老乡对学校及师生都非常友好,逢年过节到学校来开庆祝会,学生们为老乡们表演节目。

志愿从军运动

    1939年春,北碚征兵役配额下达后,陶行知先生向卢子英先生建议开展“志愿当兵”运动。他说:“要叫人志愿当兵,必须转变母亲妻子对壮丁拉后腿的牵制,叫家属支持当兵”。并在征兵工作中给予具体帮助。北碚实验区改变了国民党统治区强行抓壮丁的错误做法,发起志愿当兵运动,开展群众性的抗日宣传教育和为优抚工作募捐运动,直到抗战结束,北碚试验区对前方兵源的补充,没有少征一兵一卒,而且都是志愿从军到前方抗击日寇。
  在志愿当兵运动的宣传工作中,区署按每乡镇编为一个大队,每警卫区分派一中队,每保去一分队,组成宣传队,每个宣传队由各校师生组成,大、中队由区署中、高级职员率领。各队利用赶场天到乡镇向群众宣传。国立二中师范部师生到文星街宣传,他们由战区逃亡而来,宣传时,他们向乡亲们悲愤控诉亲身感受到的日本侵略者的种种残暴凶恶的罪行,号召大家踊跃从军,保家卫国,当场就有人相互鼓励,签名参军。从4月21日起扩大宣传,至4月25日宣传结束,全区志愿兵报名人数已达150人,26日下午增至223人。区署又利用各乡镇的赶场天,组织这批志愿兵,肩披红带,胸挂红花,举行轰轰烈烈的游行和开会现身说法,锣鼓喧天,鞭炮齐鸣,一路口号,一路掌声。
  北碚的志愿从军运动高涨,各行各业纷纷动员,踊跃报名;妻送夫,母送子,兄弟争相报名参军的动人事迹,不断涌现。不到两周,志愿兵已达六百多人。区署将这六百多志愿兵成立一志愿兵团,全体到合川草街古圣寺整训、体检、登记造册。卢子英陪同陶行知先生率领“七•七少年剧团”到古圣寺慰问演出。演出前,陶行知先生在激昂的讲话中,即席赋诗一首献给志愿战士:“志愿战士了不得,以一当十,十当百……”极大地鼓舞了自愿战士的士气。
  1939年9月《北碚月刊》刊登的《嘉陵江上的旗影》一文中写道:“在雄壮的军号声中,战士们愉快的走上了跳板,十几杆爆竹在怒吼,‘大刀向鬼子们的头上砍去……’的歌声又在飞扬。”

志愿捐

  1939年5月3日,志愿兵在北碚场游行之后,区署在公共体育场举行盛大的公宴,招待志愿兵及其家属。席间,陶行知先生以《敬告后方同胞》为题,赋诗一首,当场朗诵给大家:“志愿战士可钦佩,打得东洋如潮退……若想不当亡国奴,快快来出保险费”。并在自己经济十分困难情况下,首先认捐50元,倡导自愿捐运动。
  由陶行知先生倡议的志愿捐运动,得到北碚各事业机关及社会各界人士的积极响应,当时募得现金5866.41元,继又以汉剧队及著名抗战剧团来义演,由区署发售荣誉券,最高面值每张一百元,共募得7190元,其它专项捐助1482.66元,当年共筹募现金14539.05元。区署接着又把志愿捐运动改为志愿月捐运动,照认捐定额每月交纳,直到抗战胜利为止。这些现金,用于发给志愿兵入营前的安家费、抗属优待金等,使志愿兵家属的生活有了保障。
  陶行知先生就北碚志愿兵运动的情况写了八篇资料,当时,中共中央南方局书记周恩来阅后交由国民政府军事委员会政治部印发各地学习借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