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盟员之家 >盟员风采扶贫印记—— 一位政协委员、民盟盟员的扶贫点滴(一)

扶贫印记—— 一位政协委员、民盟盟员的扶贫点滴(一)

时间:2019-12-03来源:中国民主同盟重庆市委员会

“重庆脱贫攻坚工作纪事”史料文稿


“你好,你是鞠主委鞠廷忠吗,我是区委组织部干部科的工作人员,区上准备派你到村上开展扶贫工作,担任同乐乡雪峰村扶贫驻村工作队队长,你是后备干部哦,考虑一下”。2015年7月初的一天上午,我出差到上海,正在参观中华职业学校旧址时接到区委组织部的电话。“我是民盟区委的鞠廷忠,但我没有多少资源,也没有资金,如何开展扶贫工作呢?可能做不好哦”,我感到惊奇,随声应道。我深知,下乡扶贫要看成效,政协委员、民主党派成员怕力度不够,完成任务难度大。“没关系,扶贫项目和资金是区上统一调配,你要多跑路,工作在村上就行”,组织部领导开导我说。“那好,我服从组织安排,多跑路,认真干”,我觉得这事很新鲜,自己又是农业大学毕业的学生,就答应了组织部的领导。“很好,谢谢支持,几天后将召开动员大会,请你参加”,领导象完成又一项任务似的,很快搁下了电话。

回涪后,才知道当初组织部决定派出另一个党派专职副主委下村扶贫,但由于他不是区管后备干部而我是所谓的后备干部,就换我下乡了。看来,后备干部确实责任要重一些了。7月8日,召开全区脱贫摘帽工作动员大会,思想得到统一,开始了驻村1235天的扶贫攻坚工作历程。

 

我有户口了,我有身份了

 

2015年7月9日,在涪陵区召开脱贫摘帽攻坚动员大会的第二天,作为驻村工作队队长、民盟涪陵区委专职副主委、区政协常委的鞠廷忠,会同涪陵区政府办公室扶贫集团的五位驻村工作队员,风尘仆仆到达整村脱贫村——涪陵区同乐乡雪峰村,与乡、村领导见面,了解乡情村情,了解扶贫情况,了解贫困村民情况。因村施策、因户施策、因人施策,对症下药,精准扶贫,开启了扶贫攻坚的新工作。

当天下午,在走访贫困户洪中立家时,鞠廷忠表情凝重,陷入了深思。当时,家中只有洪中立祖孙二人生活,洪中立妻子30多年前因家中贫困,在儿子7岁时离家出走,再没有回来。13年前,儿子洪孝华在浙江打工认识同乡女子,未婚生子洪龙进,一年之后,由于女方家长坚决反对本门亲事,洪龙进母亲回娘家后,一去不返,从此,13岁的孩子再没有见过妈妈。5年前,洪孝华因嫌家中贫困,儿子拖累,外出便不与家人联系,失联5年。一家2代媳妇因贫困逃婚,儿子因贫困离家出走。家中只留下还算硬朗年近古稀的爷爷和身高与同龄人相差不少的刚上初中的孙子,住在2间土坏房中,对未来生活茫然无奈。

在询问有什么要求时,爷爷洪中立说:“希望房子能修建成砖房”,孙子洪龙进说:“希望能够上户口”。原来,由于洪龙进是在市外出生,没有出生证明,又是父母未婚生子,根据当时政策,不能上户口,并且还有缴纳数千元罚款(社会抚养费)。多年来,多次申请未果,这个家庭对孩子上户口之事真是无可奈何。于是,读书问题靠村长多方联系才入学,但不少惠民助学政策不能降临这个贫困的家庭。

当时,面对二人,在乡村领导的面前,鞠廷忠给了回应,将联系乡政府,根据危房改造政策,争取以D级危房改造计划原地重建住房;孩子户口问题将亲自出面,根据政策补办手续,争取下乡驻村扶贫期间(时间半年)呈交户口本。

接下来,鞠廷忠首先走访同乐乡计生办,了解了对于一个13岁的无身份的孩子办理户口的全部流程,复杂而敏感。首先,以驻村工作队的名义,请示同乐乡政府,免除洪孝华的社会抚养费4000元的罚款,获得通过。接下来,补办出生证明,需要洪龙进父母身份证,但2人已经失联,只能趋车10公里到同乐乡派出所求助,民警在公安内网上找到2人的原始户口页,打印盖章代替了身份证。第一次到涪陵区妇幼保健院,工作要员要求父母本人来补办,只能求助医院中的民盟盟员,说明情况后,相关人员同意代理办理,要求鞠廷忠签字。同时,还需要邻居2人以上见证签字,村、乡相关领导签字盖章。只能返回乡下,请洪家邻居说明情况并记录在案和签字,又请村长签字盖章,再请同乐乡AB角分管领导请示远在浙江挂职的分管乡长同意后签字认可。手持厚厚的证明文字材料,再次赴涪陵区妇幼保健院,在盟员同志的协助下,很快拿到了10元一张纸的出生医学证明。如持宝物似的放入文件包,驱车赶往同乐乡派出所,呈上出生证明,民警又犯难了,还缺计生部门的相关手续和洪家祖孙二人亲自到派出所。鞠廷忠返回乡政府,请示乡主要领导,很快计生办在AB角领导再次电话联系远在浙江的分管领导后签字办理了由计生办开具的同意入户手续,填写了相关表格,加盖了村、乡的公章。

不畏艰辛,不怕麻烦,勤于奔波,善于交涉,驻村队长终于带领洪中立和洪龙进祖孙二个同赴派出所,摄像、签字、等待。半个月后,鞠廷忠再次赴派出所,手持合法户口本,如释重负,会心一笑,见证了“中国式”办事程序。随后,鞠廷忠赴同乐中学联络校方和班主任,落实了洪龙进应当得到的教育扶贫保障救助,如爱心午餐,住宿费免除等等,完成了洪家第一个脱贫项目——教育脱贫。

当周星期天,没有休息。鞠廷忠与另一名驻村工作队员,赴雪峰村洪家,亲自转交这来之不易的户口本。洪龙进先是一愣,再是一窃喜,快速接过出生证明和户口本盯住,放大瞳孔。手持户口本,洪龙进难得笑脸再现,意外地说了句“我有户口了,我有身份了!”但他没有感谢的话,因为他长期性格内向,又没人教他说“谢谢”。道还远,孩子!

 

不改进,就不能再施工

 

要想富,先修路。要脱贫,也要先修路。要实现雪峰村整村脱贫和76户建卡贫困户的脱贫目标,修路成为实施脱贫攻坚的头等要事。扶贫驻村工作队5人到位的第一周,便根据区上下达的基础设施投资资金,会同乡驻雪峰村工作组和村支两委干部共同规划修路事宜。经过深入6个村民小组实地踏勘测量,召开村组、村民代表会议,确定了新建村组道路5条9.1公里,整治社道18条10公里,新修人行便道11.2公里,新建沟带路1公里。规划方案得到乡党委政府的批准,随后进行了分项目分标段的工程招标。又是一周时间,在乡干部、乡纪检干部、工作队队员、村社干部组成的评标小组努力下完成全部工程项目的招标工作。

雪峰村有史以来,规模最大、种类最多、里程最长的建设脱贫路、致富农村小康路的工作迅速展开。

作为工作队长的我,兴奋之余,感到责任重大,其中最为关键的修路的质量。于是,工作队队员分工,我主动承担监督管理修路工作,天天沉在修路现场,用自己具有园林工程的一些建筑知识,借以监督道路建筑工程。

率先动工的是人行便道建设。三个中标工程队同时施工,在不同的村民小组开展作业。我便循环走动施工现场,查看施工流程和配料投放比例,并与工人讨论材料的运送、搅拌、浇注等施工流程。比如,在雪峰村四组施工现场,工人将河沙、水泥、石子按配料比例堆放在坝子上,用耕田机搅拌混合后,加水调成混泥土,装入背筐中,再用马运送到崎岖的小路上。在运送中,混泥土中的水伴随着水泥一直下流,污染了沿途作物,又将降低混泥土中的水泥含量,可能影响质量。我与工人商量,采取运送干的混泥土,到目的地后再加水调配,就地取水田中的水。工人表示赞同,很快采纳建议,提高了工作效率,也保证了质量。

但在雪峰一组施工现场,我被工人的做法惊呆了。工人分别将水泥、河沙、石子用马运送到要硬化的田坎上堆放,然后在土路上简单混合一下,就在田里取水浇到材料中,混合很不充分,水分也不充足,适当夯实后再在最上面洒一层水泥,最后用铁板涂抹一下就算完成硬化工作。我上前向工人师傅说:“我是扶贫驻村工作队的,你们这样硬化人行便道,质量有问题”,几位工人看了看我,不发声。“你们看,水泥、河沙和石子没有混合均匀,水分也没有浇透,有的地方还是干燥的,这样施工道路底子不硬,达不到施工质量要求”,我接着说。一位工人发话了“老板指示我们这样做的,你看上面多结实”,他指着路面洒了水泥并涂抹好的路段。我走上前,用木棍捅了那段路面一下,去除表层后,下面干燥的材料露了出来。他们不说话了,但仍然继续施工。

“师傅们,不改进,就不能再施工了”我大声说道。他们不得不停了下来。一位年轻工人马上给工程承包者即他们说的“老板”打电话,在得到允许后,他们坐下来休息。10多分钟后,“老板”来了,他自己查看了现场,也不辩解,问我“队长,怎么办呢?”我说“老板,这样做,改进一下施工流程,先在公路边将材料混合均匀后,运到田坎上加够足量的水,再进行浇注”。“那多费工”老板有点不耐烦。“只有这样才能保证质量,不然难以验收。已经修了那段路,请重新加水搅拌一下再浇注”,我坚定地说,似乎毫不退让。“好吧,照你说的做”,老板只能答应。

接下来,老板给几位工人进行了调整施工的工作安排。我也坚守在施工现象。看到施工正常了,我心里的石头才放了下来。一位工作师傅对我说:“看来你这个队长管用,也敢较真”。“要对老百姓负责嘛,修的路是用来走的,不是用来看的,质量是第一位”我很认真地解释。

这件事,我向乡主要领导汇报,得到赞许,乡上为此专门召集部分领导开会,强调要高度重视扶贫工程建设质量,要加强施工过程的全程监管和最后的质量验收。

 

亲属在台上评标,不好吧

 

“鞠队长,明天上午九点在乡政府会议室就雪峰村的扶贫工程举行招标活动,请你来当评委”,经发办的工作人员给我打电话说。“可以,我本来就是重庆市的评标专家”,我立即同意了。

原来,扶贫攻坚工作中,基础设施建设将有一大批工程要通过招标程序来确定施工单位。由于全区集中开展脱贫摘帽攻坚工作,如果扶贫工程全部在区公共资源交易中心,时间难以保障。所以,金额较小的工程乡镇可以组织招标。

次日,我按时到达招标会场,得知将举行雪峰村整容村貌改造工程,涉及金额250万元,分三个标段进行招标。这项工程完成后,将大大提升雪峰山旅游度假区景区入口之前数公里公路两旁景观,尤其是对农房立面进行美化改造。

评委由乡干部、村干部、村民代表和工作队员组成,共13人。招标前进行例行的学习文件、熟悉材料、纪律强调。招标将尽量简化程序,采用竞争性谈判方式,共有12家企业投标。评委集中对企业资质进行了评审。然后,由企业委托投标代表进行竞争性谈判。

在分别对投标企业进行竞争性谈判前,评委共同与企业代表见面,并由评审组组长讲解相关问题。

当12家企业的投标代表在评委前坐下后,我感到十分惊讶。我对2名企业代表认识,回头看了看评委中的这2名企业代表的家人,感觉很不好。自己的家人代表企业来投标,自己却担任了评委。招标的纪律哪儿去了?这是最基本的规定,这属于必须回避的情形。难道评委和家人不知道今天的招标工作的严肃性吗?难道乡干部、村干部不知道约束性政策吗?

评审组组长讲解相关问题花了10多分钟,我在等组长强调回避制度问题。但组长的话讲完了,我也没听到“回避”二字。看来,谈判要正式开始了。

我很着急,但又不能抢话要求“回避”。我坐在评委席上,有点发热了,怎么办?突然,我偏向我一旁的另一位乡干部的评委之一,“亲属在台上评标,不好吧”,我开门见山。“当真的,还有投标的和评委是亲属的”,这位乡干部低声回应我。“如何处理?”他转身小声问我。“评委应当回避,才符合规定”,我坚定地说,“我们应当对整个招标工作负责,不然,我不敢当评委”我又补充道。

“等一下,组长,我与你商量个事”,这位乡干部并组长的头几乎碰到一起,小声商量片刻后,两人向我点头。组长发话了“有评委的亲属在台下的请评委回避,不能担任今天的评委”。会场一片寂静,10秒、20秒、30秒。突然,评委席中的一位村干部站了起来,我出去了。“我也出去”,一位乡干部自言自语道。一人、二人……四人。最后,四名评委走出了招标现场。

“还有没有,我们9人组成评委组,要开始工作了。”组长数了数。一位村民代表笑了,我也笑了,也放心了。

评标顺利完成,几个标段各有归属,脱贫工程将顺利推进,我憧憬着美好村容村貌的靓丽展现。“队长,你是真的专家,感谢你了,不然可能要出事,”在走出会场的楼梯间,组长拍着我的肩膀说。“我也踏实了,接下来要监督施工过程哟”,我若有所思,用手搭着组长的肩离开了办公楼。

接下来,我还参加了几次招标,一切正常。

 

把鸡养好,多增收一点

 

“把小鸡给我们送来了,没有关鸡的地方,饲料又没得,不知道喂得大不?”在走访一户贫困户时,留守女主人对我说。“大家平时养鸡是散养,养多了确实应当集中关着养”,我回应这位老人,“大家想想办法,一定要把鸡养好养大”,我补充说。

涪陵区在脱贫攻坚工作中,全区统一给每一户贫困户送30只鸡苗,推动产业扶贫工作。但雪峰村地处海拔700—1200米的山地,村民养鸡偏少,主要是自由散养,养多了则经验不足,不知如何处理。村民以种植庄稼为主,房前屋后都是庄稼地,如果鸡养多了,散养将糟蹋庄稼。

“我们能不能帮一下”,在涪陵民主党派机关干部扶贫工作会上,我作为扶贫驻雪峰村工作队长和涪陵民主党派机关扶贫联络人,向大家介绍了产业发展中出现的这一问题,征求大家的意见。“帮,帮”,大家异口同声地说。

怎么帮?有的同志提出,没有固定的圈养鸡舍,新建投入太大,能不能购买塑料网围起来养鸡。没有饲料,送点鸡苗饲料。“我同意”“我也同意”,很快大家统一了意见,各党派机关征求主要领导的意见,共同出资为所帮扶的雪峰村贫困户每家赠送100米长的塑料养鸡网和80斤一袋的雏鸡颗粒饲料。

雏鸡饲料由党派成员开办饲料加工厂提供,以厂价结算,并运送到雪峰村。塑料网购买,我们到批发市场比较了半天,订购了质量较好的产品,并要求销售商以100米长为单位分别裁剪打捆。

10月14日,星期三。涪陵民主党派机关13名工作人员全部赴雪峰村参加赠送活动。一大早,我跟随运送鸡饮料的货车先到批发市场,清点了塑料鸡网的数量,装上车,准时9点在高速路口与大家汇合赶赴雪峰。这是为了节省运费,用运送鸡饲料的货车顺带运送塑料鸡网。

“队长,我们等了半个小时了”,一位村民面带笑容向我打招呼。一行人到达雪峰村委时,不少贫困户已经在村办公室外等候多时了。原来,村干部提前通知了贫困户前来领取赠品。“不好意识,货车速度慢”,我回话。

“杨超,把名册拿过来,发放后还是登记一下”,我向另一位驻村工作队队员,也是驻雪峰村的乡干部作出安排。

很快,村民和我们一起动手将货物卸下车。“鸡网能背回家,饲料太重了怎么办呢?”,一名女村民领取了赠品,自言自语道。“陈飞,请把小车开过来,帮这位大姐把饲料和鸡网送回家去”,我向民盟涪陵区委员会单位驾驶员喊话。“好,没问题”,陈飞快速应道。我和陈飞把这位女村民的物品抬进小车后备箱,并将大姐的背框塞进车内,把她请上车,“把鸡养好,多增收一点”,我顺口说道。“要得”简单的回应,朴实的话语。30只鸡,近2000元的收入,我为村民憧憬着。

 

残疾证换新啦

 

“老人家,有什么困难吗?我们来看望你们了”,第一次走进我所帮扶的贫困户杨正星那老式木结构透风的家,我心情很沉重。“看吗,我双脚长期走不得,双手伸不起,他们爸爸前几年又走不得了,说不成话了”,近70岁的杨正星的妈妈虽然瘫痪在床但还能说话,思维清晰。“嗯,嗯”,杨正星的老父亲在床里边躺着打招呼,但说不出来。

一家五口人,两位年近古稀的父母都是重度残疾人。坐下来,听杨正星诉说起家事。他母亲是抬着嫁到杨家,哥哥长大后看到家中的困难,外出后长期不回家,至今毫无音讯。还好,杨正星是个孝顺儿子,媳妇从远处山区走进杨家,也十分有孝心,双亲只能靠正星小两口照顾,煮饭、喂饭、上厕所、洗头等都离不开两个年轻人。鉴于小杨夫妻二人的长期良好表现,多次被评为孝敬之星。陈旧的墙上还挂着几张奖牌,也算是政府和社会对小夫妻的认可和赞扬,成为远近闻名的孝道夫妻。也让我和驻村工作队员由然起敬,顿生赞许。

“正星,养的肥猪不少嘛”,我们房内房外到处探访,发现杨家猪舍可养20多头猪,现有快要出栏的肥猪就有8头。“喂了几头猪,快要搬到居民点了,以后养不成了”,杨正星有些失落。小两口不但孝心可嘉,自我发展的意识也不错,勤奋能干。

原来,杨家地处正在打造的雪峰山旅游度假区的景区内,将搬迁到高山生态扶贫集中居民点居住,老房屋将拆迁,不能发展生猪养殖业。还好,由于小夫妻的良好表现,景区开发项目部给了二人工作岗位,杨正星还当了一个小组长,参与种植管理。

“正星,还有什么困难吗”,只顾着探访和聊天了解情况,刚才的问话还没有得到回应,我又问道。“确实有一件事,我们父母的残疾证已经过期了,新版残疾证要到涪陵鉴定后才能办,爸妈的这种情况,怎么坐车去鉴定嘛”,杨正星面带难色地回答道。“是啊,他们坐车只能睡着,下车必须得背,出行确实很难”,我也觉得是件难办的事。“但是,我要想想办法”我坚定地说,似乎让小夫妻二人放心。还好,区残疾的工作队和民主党派工作队都属于我们区政府办公室扶贫集团,他们驻同乐乡长青村,看来只有求助于他们了。

说了就要兑现,我当时就电话联系了同乐乡长青村驻村工作队第一书记兼队长的区残疾副处级领导李润平,“可以申请特事特办,对贫困户尤其应该特别对待”,他当即表态。我很高兴,“请你到乡上后再仔细研究方案”。

接下来,我们落实乡残联办公室,深入杨家拍照、录视频,反映真实情况,填写相关申报、鉴定表册,雪峰村、同乐乡出具领导签字、工作队签字和加盖公章的手续等等。半个月时间,二本新版本的二级残疾证送到了杨家。

“真是感谢… 鞠队长了,这么快”,手捧证书,杨正星有点说话打结。“爸妈,新证办回来了,残疾补助可以得了,你们放心了”,正星几步跨进堂屋在二老的床边挥着证书。“谢谢了,还是干部好啊”,年迈的杨母有些激动。“不要感谢我,要感谢区残疾的领导,感谢党和政府的好政策”,我走进屋对一家人真诚地回应说。

雪峰村2226人,残疾人52人,其中建卡贫困户5户中有残疾人。他们都是要重点关注的群体,这也将是我以后工作的重点之一。

“喂,鞠队长,帮个忙,今年我们二老的残疾补助还没有发下来,银行说他们没有录指纹”,接近2015年年底,杨正星给我打一个紧急电话。“不要慌,我来想办法”,我宽慰他。一打听,国家发放的各种补助、救济等等,针对老年龄人,每年都要录取指纹,才能以打银行卡的方式发放资金。由于杨家二位老人不能行走,无法到乡政府所在地的重庆农村商业银行录取指纹,所以2015年全年的残疾补助没有打到银行卡里。这算是办证之后的后续工作了。

“孟主任,我是雪峰村扶贫驻村工作队的鞠廷忠,有件事请你想想办法”,一听说是扶贫工作队,银行网点的负责人孟主任很是重视,交谈起来一见如故。“能不能上门服务,我用专车接送”,我提议。“可以,以前我们也上门服务,只是这两天有点忙”,孟主任时间较紧,“能不能等几天,我电话约时间”。“好,请早点安排,2015年年底快到,村民可能较着急”,我软中带硬提了点要求。

“鞠队长,今天中午休息时间,我们可以去杨家录取指纹,你有没有空?”第三天,我正在村上,接到孟主任电话。“好,10分钟之内来接你”,我觉得他们很负责。村上与银行只有3公里,不到10分钟,他们银行2人便坐上车,驱车10公里赶赴杨家。

“真是感谢你们,耽误你们中午休息了”,办完事情返回的路上,路很颠簸,我却很高兴也很有感激。“扶贫无小事,这算什么,不要客气”,孟主任境界很高。“是啊,扶贫攻坚,全社会要齐努力”,我发了点儿感慨。


【我要纠错】责任编辑: 鞠廷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