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正在浏览: 首页 » 在线阅读 » 正文

欢庆胜利的重庆人

发布时间: 2014-09-03 09:25:07   作者:何莉

1945815,陪都重庆成为了一个欢乐的海洋,为抗御日本侵略而整整奋斗了8年的中国人,个个都被这来之不易的胜利感动得热泪盈眶。

8岁孩子的记忆

1945815那天,日本投降的消息传来,整个重庆城都沸腾了,人们纷纷跑出家门,涌向大街,敲锣打鼓,载歌载舞欢庆胜利。”虽然已时隔69年,原山城老年大学常务副校长、77岁的林岚老人谈起当年的情景仍然激动不已。

1937年底,未满周岁的林岚被妈妈背在背上,顶着日机轰炸,从老家湖北逃难来到重庆,一家人在长江边的南纪门附近安下家。在她的童年记忆里,不断地躲避日本飞机轰炸和挨饿是至今不能忘怀的两件事。

“我父亲是国军的一个少校军官,在前线与日本人作战,我与妈妈、姐姐在重庆生活十分艰难。抗战时期,重庆物资奇缺,物价飞涨,像我们这样的抗属家庭虽然领了政府的津贴,但任然维持不了一家三口的生活,挨饿受冻是经常的事。我很小的时候就常常和姐姐一起到河边的菜场去拣别人扔掉的烂菜叶,捡回家妈妈洗洗后就煮给我们吃。”林岚回忆说。“除了吃不饱饭,我还很害怕飞机轰炸,一听到空袭警报声,我就吓得脚发抖,很多次都是妈妈把我抱进防空洞的。一次警报解除后回到家一看,厨房里的菜和锅都被炸飞到墙上去了。那时人们都恨死了日本人,人人都盼望早日能把日本人赶出中国去。我也常常听见妈妈和姨妈等说起在前线的爸爸和姨爹,担心他们的安危,所以一听胜利的消息,大家全都高兴极了。”

她回忆说,虽然抗战胜利时我只是一个年仅8岁的小学生,但那时的印象太深刻了。记得我也同大人们一道从四德村的家中跑出,在街上欢呼跳跃。当时看到从观音岩到通远门一带街上、人行道上全是人,四周是震耳欲聋的鞭炮声和锣鼓声,人们用各种方式庆祝胜利:有唱歌跳舞的,有手拿彩旗起劲挥舞的……她说:“整个重庆城欢庆胜利的狂欢整整持续了好几天,重庆人民经历了8年的抗战,对胜利的期盼和渴望太强烈了!”

民盟举行的庆祝大会

一连数日,山城人民不断地以各种形式来庆祝这来之不易的胜利。其中,中国民主同盟中央在位于上清寺的特园举行的“庆祝抗战胜利大会”特别引人注目。

94是星期天,前来特园参加庆祝大会的人特别多,不但挤满了会场,就连外面的草坪上也站了不少人。张澜、沈钧儒、章伯钧、史良、章乃器、陶行知、李公朴、罗隆基、沙千里、翦伯赞等民盟领导到会。庆祝大会由民盟中央主席张澜主持,沈钧儒担任司仪。据参加大会的民盟老人回忆,沈钧儒手上拿着大会程序单,清脆有力地宣布:庆祝大会开始,请张澜主席讲话!张澜身着长衫,一脸美髯,器宇轩昂地讲道:中国人民经过八年浴血奋战,终于将万恶的日本帝国主义打倒,取得了最后胜利。现在抗战胜利了,前面就是艰巨的建国工作,建甚么样的国呢?有的人要复旧走老路,可全国人民是不会接受的。我们主张走崭新之路,即建立一个和平民主自由的新中国,这是符合全国人民的愿望的。中国当前最缺乏的是政治民主,政治不民主甚么事情都办不好、办不了,可是当我们一提到政治民主时,我们的当道诸公竟然说中国早就有了民主,又何必去争呢?这岂不是自欺欺人吗?……全场报以热烈的掌声。张澜最后号召说,我们要不顾一切困难去争取真正的民主,使中国成为一个有真正民主的国家,才不辜负八年抗日战争所取得的胜利!

罗隆基、翦伯赞等民盟中央领导先后讲话,刚从苏联访问归来的郭沫若应邀到会做访苏报告,在报告的最后,郭沫若说:

在苏联的日子里,我时时刻刻都感受到苏联人民的友情,把我当成中国人民的真正的使者,祝愿我们在取得了反法西斯战争胜利后能成为一个和平民主自由的新中国。

会场上气氛热烈,不时响起阵阵掌声。最后在沈钧儒领头下,到会人员齐声高呼口号:

热烈庆祝抗日战争的伟大胜利!

热烈拥护本盟中央发表的时局声明!

结束一党专制,成立联合政府!

和全国人民共同建设一个和平民主自由平等的新中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