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正在浏览: 首页 » 在线阅读 » 正文

我的教师梦

发布时间: 2014-09-15 15:14:38   作者:曾静

 

     我的教师梦,源自于我深爱的外婆。
     我的外婆年少时是一个勉强能写得起自己名字的文盲,可她非常崇敬有文化的人。记得新婚当夜被土匪把家里抢了一个精光,外公安慰外婆说,我肚子的东西(知识)他们总抢不走。所以,儿女们出生后,哪怕生活再艰难,外婆对他们的学习看得是最要紧的。后来她的儿女们都还比较有出息,这都源于外婆对她孩子们文化的重视。
     我基本上是外婆一手养大的,每每谈到我的未来时,总是希望我好好学习,将来最好能当上一名老师。从未进过学校的外婆,对我说起这话时,眼里充满的是无限的向往和期待。是外婆在我年幼的心里,撒播下了一颗追逐当一名光荣而神圣的教师梦想的种子,这颗种子伴我从小学到师范学院一路走来。我永远不会忘记公元1991年9月1日上午7点40分。 
     就是在那一刻,我终于实现了我亲爱的外婆对我的遗愿,就是在那一刻,我第一次踏上了三尺讲台。
     尽管当年那是在一个不通公路,吃水也要由自己去挑的非常偏僻的江津县马鬃乡初级中学的讲台,但当时那份激动之情,几十年过去了还荡漾在我的心里。所以多年以来,我对这三尺讲台的感情,是越来越执着,越来越深厚。这三尺讲台上,不但有我激情讲课时的澎湃,有和学生们一起学习、一起成长的欢声笑语,还有我被学生们由认可到喜爱时的自豪,更是有让我永远难以忘怀的从青年到中年的激情梦想。
     自任教以来,我一直担任着班主任工作。几十年来我时刻牢记我的一位老师在我毕业时对我说的那句话:“作为一名教师,你必须无条件喜爱你的每一个学生。”他还把前苏联著名教育家霍姆林斯基给班主任的名言手抄给我:“要记住对学生,你不仅是授课的教师,更是人生的教育者,生活的导师和道德的引路人。”
     在等待上班的那个漫长暑假,我认真研读了很多古今中外教育家关于怎样做好这个“引路人”的方法。陶行知告诉我“要想学生好学,必须先生好学。”凡事要牢记尽力“学为人师,行为示范”。苏霍姆林斯基在《给教师的建议》中给我指出,“培养热爱人的感情和关心人的强烈意向是教师最重要、最崇高的任务之一。”他还说智慧的鲜花永远开放在儿童的手指尖上,在影响学生的内心世界时不应挫伤他们心灵中最敏感的一个角落——人的自尊心。而教师的真正艺术就表现在他教育孩子不仅用眼睛而且用心灵观察世界。
     怀着这些至理名言,我满怀信心地愉快地开始了我的班主任征程。早上我披着最早的一抹霞光,走在去学校的乡间小路上;傍晚迎着星星回到我那蛰居的小屋里。除了平时认认真真的备课、上课以外,我还和学生们经常一起做广播操、打乒乓球、篮球、做游戏,编排文艺节目。那个时候总觉得一身有着使不完的劲,用不完的力,挥洒不完的满腔激情。
      我的教师梦是充满童真、斑斓而多彩的。
      课余时我会带着那些农家孩子,迎着田野的风,在空旷的坝子里做着老鹰抓小鸡的游戏,空了还让孩子们带我到乡间去采摘桑葚;有多少个午饭后,读初中时就获得过江津县中学生书法大赛一等奖的我,义务给孩子们开书法课,大手小手一起来描摹“柳公权”“颜真卿”。我们自己书写的班风班规、格言警句,颜风柳骨味道很是得到了领导老师们的一番夸奖。晚餐后与孩子们在楚河汉界上争英豪的大声嚷嚷里,时常传出喜欢下象棋的我这个年轻老师的女高音。那时学校每年的年度考核榜上,我经常是“优”的获得者。记得当时的一位考评委主任是这样给我写的年度考核评语“工作十分卖力,效果十分突出。”那些年,我无论是教那个年级或教那类班级,均时常被评为各级的“优秀教师”、“三八红旗手”。 
      2000年我来到了江津几江中学。由于学校较大,又有高中,为了保证优生的学习环境,那时学校分了快慢班。作为“新人”的我,“理所应当”地担任了一个最差班的班主任,而且是接一个班上大部分是调皮男生的初三班级。记得上第一节课师生相互问好时,我说“Class begins!”值日生本该说“Stand up!”他用汉语竟然这样谐音回答“三大步”!弄得全班哄堂大笑。望着这些个头比我高出一大截的站得东倒西歪的孩子们,我面不改色地再次说“是Stand up,”“是Stand up!”威严的话语渗透着我对我的教育文化的自信。
      我告诉同学们,我从来都觉得“天生我材必有用”,每个人都有各自的优点长处,绝不会让分数成为衡量学生是否优劣的唯一标准。我想看到的,是同学们各个方面综合素质组成的整个花朵,而不单单是成绩这一片花瓣。事实上,根据我的经验,大多数上学时成绩不算好的同学,今后的发展可能比死读书不注意均衡发展的同学要好得多------话音还未落,热烈的掌声就响彻了整个教室。
      就是在那些学生中,有一个叫杨正(化名)的男孩子,在班上老是最爱打架。有次由于打架之过,学校反复研究已经做好了材料准备将他开除。我对学校领导说,其实这个孩子心地不坏,很耿直,他和同学及老师们关系都挺好的,也爱帮助人,就是脾气暴躁性格刚烈点。还有一学期就要初中毕业了,能不能给他一个改正的机会,我再配合多多教育而让他留下来。很多人都对我去“保”他而为我捏了一把汗。
      有一个冬天的早上,寒风夹着小雨。杨正在放学回家过一座小木桥的途中,看到两个小男孩落水,连衣服也没有脱,立刻跳下去舍身相救。两个孩子救起来了,他自己由于体力透支如不是过路的老乡相助,差点没能上岸。学校还因他那次的见义勇为被江津媒体多次宣传报道。当年的调皮生杨正同学,现在在江津开了一家规模颇大的汽车修理厂,事业做得风生水起。
      在我做班主任工作中,我特别强调鼓励赞赏和自主管理,通过强有力的小组建设,大大地减轻了我的负担,同时增强了班级的凝聚力。孩子们每天每个人都有事情干,成绩好的,扮演起老师的角色,稍差的,也总是被鼓励和推动。整个班级,每天都充满了各项工作达标后被老师表扬被同伴赞赏的愉快。
      为了释放“差生”们身上在学习上散不完的能量,我还开展了丰富多彩的课外活动,鼓励同学们积极参加各种兴趣班和各种趣味竞赛,甚至还让同学们创作班歌和格言警句。通过上网查资料,增长了他们的知识,开阔他们的视野,更重要的是激发了学生们的学习兴趣,把他们从耍手机、玩游戏等不良爱好中拉了回来。
      这样,一个开学时基础差、学风差、班风差的班级,在我凭着爱心、耐心的坚持下,孩子们一个个恢复了自尊、自信,时时处处显得精神抖擞,富有活力和创造性。毕业时,我们班升学率为100%,居然有8位考上了本校高中部,剩余的也全部上职业高中学习生存技能去了,大大超额完成了任务。为此,我还被江津市评为了“优秀教师”。
      这之后,我教的基本都是快班了。输送的优生更多,获得的荣誉也更多。辅导的学生参加奥林匹克竞赛有2名学生获得全国一等奖,13名学生获得全国二等奖,31名学生获得重庆市级一二等奖。我也多次被获得各级“优秀教师”、“优秀班主任”等荣誉。2009年被评为“江津区骨干教师”,并作为主研人员参加了重庆市级课题“初中生英语学习分化问题“的研究。
      大雁南归,暑往寒来。我对小小三尺讲台的热爱,也更加挚烈而深沉。虽不能如陶行知先生所言“人生办一件大事来,做一件大事去。”我也深知,我的教育不能创造什么,惟愿它能启发我那些可爱的学生们的创造力,以从事于一些创造工作。既然决心对教育这个是“立国之本”的事尽点绵薄之力,就应该“千教万教,教人求真;千学万学,学做真人。”   

      23年来,在酿就我的教师梦中,也有从教生涯的苦、累,更有一些委屈和有很多不如意的时候,但我从未想过放弃。我会用毕生的精力,满腔的激情,坚守三尺讲台,让我的教师梦就这样一点一点地梦圆下去。当我满头华发时,能无愧地说我没有辜负我挚爱的外婆的夙愿:尽力做一个有所作为的教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