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正在浏览: 首页 » 在线阅读 » 正文

鲜英与杨森

发布时间: 2015-03-20 10:32:14   作者:王浩

 

被毛泽东誉为“当代孟尝君”的鲜英是著名的民主人士,民盟的创始人之一,曾担任民盟中央委员、民盟重庆市支部主委等职,其全力支持、积极参与民主运动的事迹被众人所熟知、传诵。然而,人们对他在重庆解放前夕策反杨森力保重庆城不被国民党军队破坏的事情却知之甚少。

同窗恩仇

1949年11月1日,中国人民解放军第二野战军第3、5两兵团及第四野战军第47军,从北起长江、南到川湘桂黔边的千里战线上,向西南的国民党残余力量发起强大的攻势。蒋介石苦心拼凑的西南防线,顷刻之间土崩瓦解。11月下旬,人民解放军已经形成东、西、南三面合围重庆之势。眼看重庆即将易手,蒋介石电令时任重庆市市长兼重庆卫戍总司令的杨森立即赶到林园。谈话中,蒋介石希望在解放军攻进重庆之前,由杨森来承担破坏重庆城的任务。当时杨森口中虽答应心中不免犯难,他不想落个毁城灭重庆千古罪名。从林园返回寓所的路上,忍不住对随行秘书发起了牢骚:“妈的,老蒋不想干的事让我干干这种伤天害理的事,我杨家先人板板的背都要遭诀肿。”苦于蒋介石的压力和国民党保密局淫威,杨森不知如何是好。

重庆城要被破坏,使川东特委们焦急万分,然而杨森模棱两可的消极态度,又使川东特委看到了希望,特委讨论认为,可以通过共产党员鲜继坚的父亲鲜英去策反杨森。鲜英和杨森两人关系复杂,他们早年是成都四川陆军速成学堂同学,同住一间宿舍,上下铺,相交甚深。后来,两人因为这件事而反目成仇。

1925年,杨森年与刘湘争夺“四川王”的宝座,除了自身的实力外,还得到吴佩孚的支持,可以说是志在必得。然而,让他没想到的是自己的上下铺兄弟鲜英却策反了自己最关键的部队——第一师师长兼第一路总指挥王瓒绪,王瓒绪反戈一击,让杨森失去了一生中梦寐以求的“四川王”的宝座。鲜英破坏了杨森一生中的大事,让杨森怀恨在心,事后他在很多场合对多亲朋好友都说过,不杀鲜英,不解他心头之恨。后来杨森当了贵州省省主席,贵州当时非常贫穷,人们常说,贵州是“天无三日晴,地无三尺平,人无三分银”,和人称“天府之国”的四川相比,真是天上地下。杨森曾多次对人说过他早就应该是四川省省主席,都怪鲜英帮助刘湘,坏了他的大业,鲜英是他的仇人。自此之后,两人之间从不来往。

1947年杨森调任重庆市市长兼卫戍司令。许多关心鲜英的人都劝他暂时离开重庆,到外地去避避风头。但鲜英却巍然不动,他说:“杨森为人精明又极好面子,他到重庆任父母官,掌握了生杀大权,要杀我岂不是公报私仇?他这个父母官威信何在?如何当得下去?”话虽然如此说,杨森就任后,两人也从来没有见过面,即使朋友宴会,也知道两人之间有很大的过节而安排错开。虽然两人关系很僵,但是杨森的女儿杨北宜还是爱上了刚才美国学成归国的五子鲜恒。因为这层关系,鲜恒可以随时去杨森家。

申明大义

当中共地下党通过鲜继坚希望鲜英出面策反杨森,力保重庆城不被破坏的事宜后,鲜英深感责任重大。经过反复多次和地下共产党联系后,鲜英通过鲜恒把中共地下党提出的四项条件转告杨森:

(一)保全重庆。杨森所属部队第二十军撤离重庆时,保证不破坏重庆市区建筑,尤其不得破坏大溪沟发电厂,不骚扰抢劫,保护重庆市民的生命财产安全。

(二)营救政治犯。尽一切努力营救被关押在渣滓洞、白公馆的政治犯。

(三)率部起义。杨森不随蒋介石去台湾,率所部第二十军起义,共产党解放军将保证其官兵家属的生命财产的安全。按起义将领对待杨森。

(四)活捉老蒋。在可能的情形下,争取活捉蒋介石,为新中国立功受奖。

杨森听了鲜恒的转达,仍表示要和鲜英当面谈。一方面,由于鲜英的地位,另一方面,杨森知道鲜英一生诚实、重然诺,这样比较放心。为了保全重庆市的建筑和广大市民的生命安全,鲜英不顾个人安危,毅然决然地决定到杨森的家中与杨森面谈。

鲜英对杨森说:“我们都是四川人,四川是我们的桑梓之地,老祖宗的坟墓所在,我们绝对不能作任何对不起四川父老的事情。我们一定要保护重庆,免遭破环。玉阶(朱德的号)现在是共产党的总司令,又是我们的老同学、老同事,过去虽然志向不同,有些不愉快,但是,现在大势所趋,不可阻挡。过去你我两人也曾反目成仇,现在也可以一笑泯恩仇。玉阶多次托人带话,只要你率部起义,全力配合保全重庆,我愿以身家性命来担保你全家的生命财产安全。”鲜英还说,国民党兵败如山倒,现在正是戴罪立功的关键时刻。当断不断,必受其乱;机不可失,时不再来。杨森表示,他同意国民党败势已成定局的看法。但是,杨森本人受到国民党军队和特务的监视和包围,力不从心,身不由己。

保全重庆

杨森说,第一条要求“保全重庆”,可以办到。杨森是重庆卫戍总司令,他可以保证在撤离重庆时绝对不破坏重庆市市容建筑,绝不骚扰百姓。第二条要求“营救政治犯”,超出杨森的能力与权责,实际上办不到。因为关押在渣滓洞、白公馆的政治犯由行辕二处徐远举直接负责看管,实际上等于是蒋介石亲自过问,杨森管辖的重庆市稽查处完全无权干预。对于第三条“率部起义”要求,杨森都表示心有余而力不足。第四条“活捉老蒋”,就更不可能了。蒋介石从十几年前西安事变被张学良扣留之后,时时处处小心谨慎,活捉决不可能,想都不用想。

杨森答应保护重庆城,但也要求鲜英照顾他留在重庆不准备随他走的姨太太和子女。作为交换条件,鲜英当然只好满口应承。

19491130日,在解放军先头部队进入重庆市之前,杨森乘吉普车在市内绕城一周,以作巡视。杨森虽然受到特务监视,特务的职责只限于防止杨森起义。杨森毕竟是市长兼重庆卫戍总司令,特务们还不能当着杨森的面对重庆市进行破坏。这样,杨森在市内的巡视,就把特务进行破坏的时间压缩到只有几个小时,对于稳定人心,防止特务破坏,起了一定的作用。杨森离开重庆前给次子杨汉烈留下密令:第20军可相机起义。一个月后,杨汉烈果真在成都附近金堂县率军起义。

不管怎么说,鲜英策反杨森虽没有让他临阵起义,但避免了重庆城遭国民党军队的大规模破坏。(载于2015年3月17日《重庆政协报》3版)